欢迎访问忻城政协 www.xcxzx.cn 登陆 | 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情况简介 | 领导班子 | 制度建设 | 工作动态 | 议政建言 | 提案工作 | 文史天地 | 互动平台 | 学习园地 | 会议资料 | 在线视频 |
您的位置:忻城政协 -> 文史天地
高级搜索

到敌军阵地生擒“俘虏”记 ——访中国人民志愿军老侦查兵李树堂同志

2020-02-05 15:34:05 来源:原创 作者:韦佩安  点击:1144次

    受访人员档案: 李树堂同志19308月出生于广西来宾市忻城县思练镇板荒村。1950年入伍,在广西军区独立28团参加剿匪工作。19512月至195210月在抗美援朝战场著名的38军中当侦察兵,参加过不少生擒敌军俘虏的战斗。1952102日晚上在伏击美国侵略者的战斗中腿部负伤回国治疗,伤残退役。党和人民政府送他去学文化后安排在忻城县商业局、忻城县制药厂、忻城县煤矿、古蓬供销社等单位任会计工作。目前居住在忻城县古蓬镇凌头村。

    谈到战争,很多人都知道“知己知彼”是克敌制胜的法宝。作为战场上的指挥员,除了知晓本部队情况外,还要了解敌军的兵力部署和动向等方面的情况,才能有效地对付敌人,取得战争的胜利。

    然而“知己”易,“知彼”可就难了,要了解敌情,古今中外重要的做法就是派侦察兵到对方阵地去观察、搜集情报,然后根据敌人的军事部署,决定向敌人进攻的战略战术。侦察兵在战争中显得特别重要,他们侦察到的军事情报对战争的成败起着关键性作用。

    在当年的抗美援朝战场,中国人民志愿军侦察兵是如何战斗,为取得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做出贡献的?

       近期,笔者怀着崇敬之情,访问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著名的“万岁军”——38军的侦察兵,如今年有90高龄的李树堂同志。

    谈到60多年前发生的那场抗美援朝战争,身体硬朗的李老记忆犹新。他深有体会地说:中国志愿军战士在朝鲜战场当侦察兵与在国内是不一样的,遇到的困难特别大。因为中国战士的语言、人种、肤色与敌军不同,不能扮成特工或其他人员打进敌军内部去侦察敌情。像电影《英雄虎胆》中的曾泰和《智取威虎山》中的扬子荣等英雄人物那样深入虎穴、卧底的方法去了解、掌握敌情,是行不通的。如果在抗美援朝战场上那样做,只能是自我暴露、送死。最好的方法就是到敌方哨所、指挥部去抓活“舌头”(俘虏),然后通过翻译人员从俘虏口中了解敌情。

    但是, 美国侵略者并不是“傻子”,他们阵地的哨所、指挥部戒备严密,周围有两道铁丝网。网上、网下地面都分别挂着、埋着地雷;敌方白天、黑夜经常派飞机来巡逻;敌人手中还有自动武器,要“虎口拔牙”,到敌军阵地上去抓到活“舌头”也是很不容易的。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侦察兵迎难而上,敢于与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侵略者斗智斗勇……。李老英雄接着谈起了他参与的一次侦察战斗经历:

       19525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李树堂所在侦察排的排长从军部侦察连开会回来后,立即通知本排三个班的班长到连部事务处去,分别领取各班侦察人员三天的干粮(炒面和饼干),分发给战士们。说是要在当天晚上天黑前出发,到10多公里外敌军驻地的路口去侦察敌情,抓活“舌头”,为军部搞到美军的军事情报。干粮和水备好后,卫生员还送来了止咳药和防蚊油,提醒侦察兵战友们注意在潜伏时候使用。

      晚上7时左右,排长对全排45名(加强排)侦察兵作简短动员后就带领大家出发了。越走天越黑,大家在路况看不清楚的情况下,艰难地来到了美军的阵地——394·8高地下面的附近。

    根据先前几天的观察,平时敌人经常从哨所到这高地山脚下面的小路出来巡逻。侦察战士们小心排雷,剪断铁丝网进入美军阵地路口后,又把铁丝网链接起来,没让敌人发现踪迹。接着,排长在这条小路内则的两边布置了个“口袋”式的捕伏圈:六位志愿军侦察战士潜伏在“口袋”的底部,即这条小路的尽头,负责抓捕敌方先头巡逻人员(敌方先头巡逻人员一般有三人左右);其他志愿军侦察战士从“口袋”中间到“口袋”入口处拉开距离,分别潜伏在小路的两边。这“口袋”阵可以对付二、三十个敌人。此外,排长还将志愿军侦察排的重机枪组、六零炮组、火箭炮组都布置在捕伏圈外的有利地形潜伏。战斗方法是进入到“口袋”里的敌人由捕伏圈内的伏击组抓捕、打击;圈外的敌人由重机枪组、六零炮组打;如果敌人开坦克车出来巡逻,就由火箭炮组打。想方设法抓到活人。要是敌人投降就把他们带回,要是反抗,就及时消灭。话务员跟着排长走,负责向部队领导机关报告情况。

      战斗布置好后,志愿军侦察兵们各就位,用树叶、野草等物质绑扎在头上、身上,潜伏下来,随时等待着伏击敌人。侦察部队采取轮流出战的办法,要是两三天内敌人不出来,就换班,让下一班侦察人员接替,继续潜伏侦察敌情。

      敌方驻防阵地的山上有美国兵,山下还有他们的巡逻兵。因此,志愿军的侦察兵在潜伏期间不准讲话,不准抽烟,不准走动,不准打瞌睡。如果碰到咳嗽问题,就把嘴放进泥土里去…;要是遇到大小便问题,就在身子下面挖个坑,便后用土盖上后继续潜伏。

    全排45位侦察兵埋伏了一个白天、两个夜晚。虽然,敌人的飞机常来巡逻,敌兵常用望远镜观察,晚上又常用探照灯或者派兵来巡察,但先前专找有青蛙的地方训练,队伍经过,哇叫如常才为合格的志愿军侦察兵们成了无影无形无踪迹的隐身人。没能发现情况的敌人已经麻痹大意。

    早上天亮时,埋伏在此的志愿军侦察兵带来的水已经喝完了,没有水,炒面很难吃下肚。长时间埋伏、一直盯着敌情的同志们也已经很疲劳了。排长正在着急之时,突然见到远方敌军阵地的山下有些东西在动,之后越来越近,原来是有敌兵来巡逻。排长高兴极了,小声发出命令:“敌人来了,准备战斗”。当美国巡逻兵大摇大摆地向志愿军侦察兵们设下的“口袋”里钻时,排长喊出一声:“抓捕”!潜伏在小路尽头“口袋”底处、负责抓活俘虏的战士同时向走在前面的敌巡逻兵猛扑过去,并用英语对敌兵说“Hands  up!”(举起手来!)  Dron  your  weapon!”(缴枪不杀!)(志愿军每个侦察兵都要会讲这几句英语话),其中的三位志愿军侦察兵将一位美国兵(根据美国兵身材高大的特点,为确保胜利,志愿军采取两、三人对付一名美国兵的办法)扳倒并拖到路边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另外的两位先头美国巡逻兵和进入到“口袋”内的其他几个美国巡逻兵因为不缴枪、想抵抗而被李树堂和战友们用枪打死了。

      这一次抓捕敌军俘虏的实际战斗只有10多分钟,打得痛快。来到“口袋”外面的美军巡逻兵见状后都拼命逃跑。排长指挥捕伏组人员及时把俘虏带走,俘虏赖着不肯走,志愿军侦察兵就把他拖走、抬走,并组织人员迅速打扫战场后就离开了这里。

      志愿军侦察排的战士们刚离开不远,驻守阵地的美军的炮弹就打过来了,密集的炮弹不断地同时落下。排长指挥三位志愿军侦察战士拉开距离,往其它方向跑,转移敌人的视线。受迷惑的敌人的炮弹跟着被迷惑线路轰炸了一段时间后,志愿军三位侦察兵突然趴下不动、隐蔽起来。找不到目标的敌人乱打了一阵炮弹后停止了。三位侦察兵迅速绕道归队。敌人的武器再好,炮弹再多也无用了。

    侦察排的战士们押送着俘虏回到了志愿军宿营地——蓬莱山。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部通过翻译人员从俘虏口中得到了敌军的情报。之后部队根据情报及时发起进攻,取得了攻克394·8高地的胜利。

      像这样到敌军阵地抓捕活“舌头”,李树堂在抗美援朝侦察战线一共战斗了19个月,参与生擒了5位美军俘虏。另外,他和侦察连的战友们还活捉了57名冒充志愿军到抗美援朝战场搞破坏活动的国民党特务。李树堂和志愿军侦察兵战友们还为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提供了向敌军进攻的路线、方法等很多其它重要的军事情报,得到部队领导的赞扬。梁兴初军长带领的38军打了很多次大胜仗,得到彭德怀司令员的嘉奖,获得“万岁军”荣誉称号,这些大胜仗、大荣誉中就有侦察兵们的功绩。

      1952102日晚上,在一次侦察敌情的战斗中,李树堂在蹲跪着射击敌人时,他的左腿的下肢、上肢被迎面而来的敌人的子弹连续打穿,负伤后回国治疗,腿部留下行走不便的终生残疾。但他身残志不残,原先无文化的他,在残废军人学校学文化时刻苦认真,进步很快。退伍以来,先后在忻城县商业局、忻城县制药厂、忻城县古蓬镇供销社等单位任会计工作。后来在古蓬镇凌头村结婚落户。党和政府关心志愿军英雄的生活,每月给他2900多元生活补助,加上单位的4000多元退休金,他每月就有7000多元的收入。还常得到上级与有关单位的各种慰问金,李老英雄的生活美满、富足。他目前身体较好,除了耳朵和行走不大灵便外,其他正常。多年来,他经常到北京等外地去旅游,经常驾驶一辆电动小三轮车去活动、去赶街买东西,精神状况较好。